畜牧资讯网 头条要闻 黑龙江省奶业合作组织发展任重道远

黑龙江省奶业合作组织发展任重道远

黑龙江省奶牛存栏2000年为69.8万头,2005年达164.3万头,可谓发展迅猛。但随着饲料价格和养殖成本节节攀升,乳品企业间及与国外产品间市场竞争的日益加剧,黑龙江省奶农效益下滑、养蝎易发三种常见病。奶牛有场无市、奶源供应趋紧。产生问题的原因很多,从生产层面讲,调整奶牛业组织结构,改变一家一户的分散饲养,实现与千变万化的大市场的有效对接,应是当务之急。

单打独斗难抵市场风浪

目前,黑龙江省奶牛养殖方式仍以小规模分散饲养为主,户均饲养规模在5头左右,与国外先进国家及国内先进地区差异很大。黑龙江省目前可繁奶牛30头以上的大型养殖户和牧场仅3645个,共存栏奶牛25.4万头;专业户和养殖小区存栏奶牛不超过40万头,全省奶牛规模养殖比重不足40%,而且即使在规模饲养场区内,也未全面实行标准化饲养。奶农、特别是散养的养殖户普遍存在经营能力差、科技意识不强、饲养管理不规范和市场适应能力低等问题。

时光倒退到十年前的杜尔伯特:一家一户各自为战,奶牛品种形形色色,牛奶质量参差不齐。卖奶时搀杂使假很普遍,有的奶牛刚打了抗菌素,奶农就挤下奶卖到加工厂。

草原香乳品厂用这种奶制酸奶,一次就坏掉3吨奶,奶农和企业付出了一定代价。

克尔台乡农民姜全对记者说,他们家原有3头牛,年产奶不足15吨,从前经常被收奶的克扣奶款:“咱们小户经营根本没办法,不卖就坏了,贵贱都得认哪。”一年下来,要是牛有个病灾儿的就得赔钱。

省畜牧兽医局综合处处长郑宏对记者说:“和其他农产品比起来,鲜奶的商品率更高,产业链条更紧密,更具备成立合作组织的条件,更需要有个组织使其规模化,从而才有可能向标准化、产业化、集约化和专业化发展,增强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降低生产成本,增加效益。”解此问题,黑龙江省已不乏先例。

开动大船需“众人划桨”

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白音诺勒乡合发村村民李玉江家养了十几头奶牛,有5头正在产奶期,可今年竟一亩青贮饲料都没种。李玉江高兴地告诉记者,因为他加入了奶牛合作社,不仅可以以优惠价买到青贮饲料,也不再为奶牛的配种、防疫操心了,而且集中机械榨乳等还享有补贴,参加合作社的5头产奶牛不到半年就多赚了1300多元。

李玉江参加的合作社叫百兴奶牛专业养殖合作社,是杜尔伯特白音诺勒乡合发村养牛大户王忠臣、刘广文、刘振礼等牵头于去年11月组建的。

据王忠臣介绍,合发村近年来奶牛养殖发展很快,成为农民致富的主业,但随着饲养规模的逐步扩大,分户经营、单打独斗的弊端也逐渐显现出来,饲料搭配、分散配种、手工榨乳等都不尽合理,导致饲养规模小、成本高、效益低。奶牛合作社为养殖户提供科学饲养管理技术、奶牛的繁育改良、饲料供应、疫病防治、机械榨乳、鲜奶销售、统一核算等服务。奶牛合作社的运行,使奶质明显提高,奶量同比增长了15%,饲养成本也大大降低。繁育较以前每头牛节省70元,疫病防治费用减少20%。同时,合作社每购进1吨伊利饲料可享受补贴150元,向伊利公司交售1吨商品奶,伊利公司补贴150元,机械榨乳每吨奶可享受补助50元,奶牛合作社的每头奶牛较以前可增收400元。

双城市五家奶业合作社开放办社,广泛吸纳科研院所入社,还为哈工大一家科研所开辟了试验基地,使该所研发的预防奶牛隐性乳房炎的“三菊液”提前面世。与东北农业大学搞科技共建,10余名专家定期来培训、诊疗,养殖户第一时间就能接受新的科研成果。合作社还建立了电化科教室和图书资料室,提供各类奶牛饲养管理方面的资料、书籍,

“合作社让咱在谈判桌上有了话语权。”曾经因鲜奶收购价格与奶站交涉却屡战屡败的农户萧双柱几次因奶价和收购企业冲突,都被一句:“我们每年收集万吨奶,还在乎你这点儿”弄得哑口无言。入社后提前签订合同,无论市场怎样变化,奶价都有保障。“合作社代表的是几百头牛和几千吨奶,谁敢置之不理。”

合作路任重道远

当前,各地的合作社大多是在市场竞争中跌打滚爬发展起来的。发展壮大,尚需许多外部条件与环境,应该说离不开政府的扶持和引导。

在欧美发达国家,农业合作社已非常普及。农业合作社不仅对市场调控有一定的参与权,而且还能通过与销售商的谈判,分散风险,减少损失,使农户在农产品产销一体化经营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法国90%%的农场主是农业合作社的成员;在美国,奶业合作社的收奶量占全国总产奶量的90%上。

目前,黑龙江省的奶业合作组织还存在发展不平衡、管理机制不健全、组织管理体制不顺畅、政策扶植力度不大等问题,规范完善,是下一步发展的重中之重。发达国家的实践经验证明,农民合作经济组织健康顺利发展离不开政府的鼓励和扶持。政府对合作社的管理可以体现在通过立法制定某些政策框架来规范合作社行为,还可以通过税收手段来调节合作社的发展方向。合作社要有一个好的制度和章程,在制订制度和章程时,要恪守合作社的基本原则,对合作社农民的入社和退社、权利、义务、民主管理、机构运作、收益分配等要做明确的规定,使其真正成为“民办、民管、民受益”的法人组织。就黑龙江省的现状而言,合作社的发展壮大任重道远。

令人欣喜的是,黑龙江省已把此问题的解决纳入日程。省畜牧兽医局权威人士介绍,今后黑龙江省将把大力推广奶业合作社、奶农协会和专业服务组织建设放在规范奶业运行、提高产业保护水平和稳定奶农效益的重要位置;将在整章建制基础上,依法创立实体,通过规范化运作,使合作社、协会成为连接奶农和乳制品加工企业的纽带。使之能够尽快形成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约束的实体组织。为此,各级政府将对奶农合作社、奶农协会建设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

记者感言

黑龙江省是奶业大省,如何进一步成为强省?教训之后当反思。奶业是由饲养、加工等环节组成的产业链,它的生存与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实践证明:加强奶业从生产、加工及销售各环节的组织形式建设已经相当重要;奶业产业化经营已到了势在必行的时候。

采访中,记者所闻、所感最多、最深的是:农民在“市场经济的汪洋大海”中有着更多的无奈;农民一家一户闯市场,“头破血流”往往在所难免;任何单位和法人主体同一家一户小农的交易,也必定是加大了成本,而且往往会造成竞争的无序或恶性。单打独斗的农民急需“打造大船”。

杜尔伯特和双城市的实践,已让部分农民尝到甜头;但这对黑龙江省的广大农民来说还是“凤毛麟角”之事。如何打造更多的“大船”,应该引起各地、尤其是基层政府和部门的重视。“打造大船”也还有许多诸如组织主体法律意义上的界定、有关部门如何管理对待、其内部规章如何规范等诸多问题需要解决。

据悉,《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将于今年7月1日实施,农村合作经济组织的规范和健康发展即将有法律保障。

对于农民来说,这是春天的消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畜牧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5vedi3mT

生猪期货出栏准备工作基本完成

即墨市段泊岚动监站做好生猪养殖户的“参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