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牧资讯网 头条要闻 风吹毛飞气味臭 三官堂禽类市场遭投诉

风吹毛飞气味臭 三官堂禽类市场遭投诉

大风起兮,毛飞扬;落入饭碗兮,忙堵窗。安得清净兮心惆怅。 近日,市民王小姐套用汉高祖刘邦《大风歌》向晚报反映,其小区旁的三官堂蛋禽批发市场附近,有人将鸭等活禽类产品设置在马路边交易,导致活禽的羽毛遍地都是,一起风,羽毛乱舞,气味难闻,严重影响了居民的生活。

记者调查后发现其中内情复杂,一是经营者为了满足市场需求从批发市场 转战 马路;二是城市化进程加快使得三官堂批发市场已不符合当前的环境,尤其是随着普陀真如城市副中心的建设,批发市场搬迁无疑,然而,新址至今没有确定。

投诉:鸭毛鸽毛落入饭碗

王小姐家住在曹杨路2001弄绿翡翠家园小区。提起她家所受的苦痛,忿忿不平。三官堂蛋禽批发市场每天都有大量人员在此交易,一些商贩将摊位摆在路边,导致马路上遍地堆起各种禽类的羽毛, 尤其是在早上,交易后的地上堆积厚厚的一层羽毛,平时达10厘米厚,有时候能到50厘米。汽车一过,羽毛飞得到处都是。 王小姐说,不仅如此,每天鸡鸭等禽类产生的刺鼻气味,也让她饱受煎熬。

前不久,上海接连刮起大风,散落在马路上的羽毛趁着风势一起舞动,落到绿翡翠家园内。 有一天,我把饭菜做好放在桌子上,一扭头的工夫,发现饭菜上落了一些细小的白色物品,原来是细碎的羽毛! 王小姐大倒胃口,刚做好的饭菜被倒入了垃圾桶。此后,王小姐一直不敢开窗, 谁也说不定什么时间,它又飞进来了。

酷暑来临,如此环境让居民如何生活?而且,一旦有病菌传播,后果将更严重。 王小姐气愤难耐地说。

目击:路边放着鸽子笼

三官堂蛋禽类批发市场,坐落在固川路南侧。挂着 文明小区 标志的绿翡翠家园小区处在固川路北侧。双方相距200米左右,错位一唱一和。

进入固川路,就能看到绿翡翠家园小区大门,门口散落着一些羽毛。 天热的时候,气味难闻极了。 小区居民天怒人怨,尤其是对散落的羽毛更是一肚子不满, 我们反映多少回了,这几天小区内才干净了些。

小区最西侧有许多笼子,里面的鸽子不时发出咕咕的声音。路上,残留着一些羽毛。从东往西,百多米远的地段完全成了交易的市场,粗略估计,有10多家摊位,这些摊位占据了马路两边的人行道。摊主或在旁边的闲置房内,或在路边临时搭建一块地方,放置鸽子等活家禽。

记者采访时不是交易的高峰期,马路上比较安静。在三官堂蛋禽批发市场门口,记者看到两名女子购买鸽子,其他的摊主多在路边休息,偶尔来一辆车,才能掀起一点波动。面对记者的采访,一些摊主不闻不问。

和马路边的众多摊位相比,批发市场显得非常冷清,记者在市场内没有发现有摊位在经营。据市场工作人员介绍,该处经营多在夜间,因而白天没有商家。

商家:从市场 转战 到马路

一边是闲置的合法摊位,一边是临时搭建的无证经营。紧紧相邻,却反差鲜明,这到底为什么?据熟悉情况的居民反映,这些马路摊主,有些曾是市场内的经营者。

对于摊主从 市场转战马路 的说法,三官堂批发市场的一名工作人员没有否认,他认为,这也是市场的需求所致。

该工作人员介绍,2004年禽流感疫情爆发,三官堂蛋禽批发市场处于风口浪尖,成为上海防范禽流感的关键监控点。当时,上海有关部门曾出台了一个文件,文件对批发市场经营的禽类产品给予了一定的限制,其中鸽子、活鸭等不在经营范围之内。

这个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举措,可是禽流感疫情解除了,文件还没有解除。而鸽子、鸭子等活禽却有着很大的消费市场,作为经营者,市场需求是第一位的,更何况其中的利润更为可观。 摊主们在批发市场无法经营除鸡以外的活禽情况下,纷纷 转战 马路, 由此,逐渐形成了 内冷外热 的场面。

三官堂批发市场的负责人龚先生告诉记者,批发市场也在亏本经营,至于马路经营者,他们只能对其劝说, 因为没有执法权。

市场:与城市发展矛盾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三官堂批发市场如今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企业,三官堂批发市场保持着良好的环境,但从2005年马路经营者出现以后,这里就成了投诉的热点。

普陀区城市管理执法大队的潘英东向记者诉苦说,每年为了 驱赶 三官堂批发市场外的马路经营者,执法大队工作人员几乎跑细了腿,马路经营者出现后,这里就成了他们经常 光顾 的地点。

因此,每年夏天,一接到居民投诉,执法大队就会前来。之前他们还曾联合普陀区工商管理部门对马路经营者进行了联合执法,但是, 这些经营者都是外来人员,他们跟执法人员打起了 游击战 。 鉴于人手有限,缺乏卓有成效的长效管理,问题始终未能得到根本解决。

根本原因在于批发市场与当前的城市化发展产生了矛盾。 普陀区一位比较了解情况的政府官员剖析说,三官堂批发市场搬来伊始,这一带还是郊区,居民很少。但最近几年城市化的进程加快,现在,批发市场附近已经成了市中心、居民聚集地。三官堂批发市场带来的气味、卫生等都对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由此矛盾显现出来。

困惑:市场搬迁至何处

矛盾不断增加的同时,上海市相关规划也浮出水面。

2007年11月,上海中心城区的4个城市副中心之一 真如城市副中心开发建设启动;今年4月份,普陀区相关部门就该区域内市民熟悉的铜川水产市场和三官堂禽蛋批发市场召开搬迁动员会。

在铜川水产市场受到大众关注时,三官堂禽蛋批发市场鲜有人关心,殊不知,市场内的经营者为搬到何处而迷茫不已。

还没搬。 摊主赵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也不知道搬到何处。对两个新址的比较,赵先生认为,距离远是他们最顾忌的。

三官堂蛋禽批发市场的负责人龚先生告诉记者,尽管动员会已经开过,但具体什么时间搬迁,搬迁的具体地点都毫无音讯。

我们也希望能早点搬迁,迁走后,现在批发市场的管理层将退出管理工作,全球养猪户之痛——仔猪腹泻。转做它途。

三官堂蛋禽批发市场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蛋禽批发市场对周围环境造成影响,加上禽流感疫情给人带来的阴影至今存在,由此导致 蛋禽批发市场已经成为 烫手山芋 。

反馈:各部门联合讨论解决方案

普陀区城管执法大队的潘英东表示,他将向局领导反映,并联合工商、市容、三官堂批发市场等部门、单位,研究解决方案。在此之前,城管执法大队将对马路经营者进行疏导。

三官堂蛋禽类批发市场的负责人龚先生也告诉记者,批发市场已就相关情况起草了报告,交由普陀区相关部门,希望能尽快解决其中困局。

【新闻背景】

三官堂曾有辉煌历史

三官堂批发市场原址在江苏路苏州河附近,1995年10月份,根据市政府有关部门的规划,该市场搬迁至固川路,占地1.5万平方米。此处北邻上海西站和沪嘉高速公路,由桃浦公路连接204国道,南与沪宁高速公路、曹安路接壤,直通318国道,交通纵横交叉,七通八达,是江苏、浙江、安徽、江西、山东等市进沪的重要咽喉及重要交通枢纽。

占据如此便利的交通,三官堂蛋禽批发市场成为与浦东农产品批发中心并列的申城活鸡集散规模较大的定点交易市场, 包括现在,上海市蛋禽的交易价格都是从这里发出的。 三官堂批发市场的龚先生对此颇为自豪。

据三官堂批发市场相关数据,常驻市场的批发商,近800名,拥有近5000名养殖户、运输专业户,已构筑了一个覆盖面很广的协作网。三官堂批发市场担负着上海禽类消费品的重大责任,10多年来,批发市场严把安全关,在禽类产品进出上,严格审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畜牧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5vedi3mT

首届宁夏国际羊绒展览会开幕

天津率先推出猪肉质量安全数字化可追溯系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